任久枫

少年三角尺-02

02 我在你眼中的模样
接近小区门口,宁亦舟卸下书包,单手伸进书包翻开门的磁卡,摸来摸去都是揉成一团的白帽子、纸巾和水瓶。
同时,他和夏桔之间的话题终于回归新同学——以一个让他头痛的开端:“咱班那个体育生以前和你很熟吗?”
不怪夏桔作此疑问,宁亦舟也被那人的举动惊到了,下午训练甫一开始他就郁闷地思考自己是不是缺失了一段记忆,关于那个人。
说起来也不是完全不认识,他与那人以前见过几次面,但情形颇为尴尬:第一次见面是初一的夏天时,他坐在他母上周女士的“店”里看书时,门口风铃晃荡,他就抬起头来,目光刚好对上陌生少年的目光。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对方的目光就向下移去,移到他手里那本天角的轻小说上去。
封皮上的红发萝莉和少年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,周女士的办公室门开了。少年朝屋里走去,宁亦舟明确感受到了“现充Vs死宅”的气氛,尽管……
——喂?看轻小说的就必须是你想的那种人吗?
不是他无端臆测,只是这种人他真的见过。其中一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:“看这种书不好,你还是少看点吧。”

第二次是宁亦舟专门等着那个人。他对漂亮新鲜的事物向来好奇。
“我叫宁亦舟,不介意的话叫‘阿舟’就行,大家都这么叫。”那人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时,宁亦舟放下另一本封面画着萝莉的轻小说,朝他微笑。
对方吃了一惊,瞪大眼睛,随即抿嘴笑了笑:“我叫管瑜。”
笑容很腼腆,让宁亦舟想到白玉。
“初中生?”宁亦舟本不擅长搭讪,只好没话找话。他弯下身子从茶几下的暗格里拿出两听汽水,一听扔向管瑜。
“嗯,初一。”管瑜接过汽水,拿在手里颠来倒去,停顿一会儿,又抬起头来朝他笑,“谢啦,但我最好别喝……嗯,焦虑症。”
“啊哦。”宁亦舟几乎忘了他正待在一家心理诊所里,“你不太像啊。”
他暗自庆幸终于有了话题。
“周阿姨很厉害,前段我妈带我到大学里找她,现在大学放假了我才来这儿。”答非所问。宁亦舟阅读理解了一下,觉得管瑜应该是想说已经治了一段时间快好了,于是顺着他的话讲下去:“哦,怪不得以前没见过你……”

这个年龄的少年,能讨论的无非是游戏和学校里的事,聊了几次天后他就厌倦了——他不喜欢游戏,对学校里的话题也兴致缺缺,他想聊书的话题,可管瑜,很不幸地,不喜欢读书。
他不再去帮周女士“看店”,和管瑜有关的就只有周女士晚饭时随口提到的只言片语:“那孩子问你最近怎么不去呢。”“他快好了,药也能停了。”最终,是“哎呀,又送走一位病人”这样细思恐极的无厘头结束语。
所以宁亦舟觉得无论如何管瑜也不应该在重逢时激动地冲到他面前,并没有打他反而热切地朝他挥手。

他只好拣重点经过给夏桔讲了一遍。
“这种离奇事件经常在你身上发生。”进单元楼门前,夏桔道,“你在我的眼里基本可以和《聊斋》并列了。”
“你是我的什么?你是我生活中的‘活聊斋’啊。”夏桔强行篡改广告词,说完后笑得弯着腰。
“唉,自恋点说,我在那位管瑜同学眼里估计是行走的天角文库吧。”宁亦舟摊摊手。
“那不自恋版本的呢?”夏桔配合地问道。
“变态萝莉控。”宁亦舟认真道,风拂过墙边的法桐,陪他一起故作凝重地叹息。

——我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?这很重要吗?
——至少我本人,是毫不在意的哦。我对你感兴趣的时候,就算你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也会接近你的。
——而你为什么要再次接近我呢?我重新开始感兴趣了。
宁亦舟打开家门。
家中没有人,他把书包放到屋子里的书桌旁,从书架上拿出笔记本电脑摆在桌上。夕阳被远处黛色的青山吞噬,稀薄的橙色余晖使XP系统的开机动画笼上模糊而奇异的光辉。
“班长 邀请你加入祈路文院附中1609群”
“已同意”
“雨落苍穹 请求加为好友
备注信息:管瑜”
“已同意”
——在你们的故事中大概我只是普通的推动情节的工具,那么,在我的故事里呢?

评论(3)
热度(2)

关于我

高中二年级
© 任久枫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