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久枫

【又一个坑】陨光(1)

这是真·中二病·十四岁luli风格·少年战争

原创禁转若有指教感激不尽.



#蓝瞳

女孩低垂着头,赤足站在孤儿院的操场上,黑色的长刘海遮住她的眼睛,破旧的黑色长袍覆盖她的身体。她被围困在其他孩子中间,无数石块承载着天真地自以为正义的邪恶擦伤她的皮肤,留下殷红的血痕。

有急促的脚步声靠近了。

身着华服的男孩从其他孩子们的包围圈外强硬地挤到了少女身边,大声质问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其他孩子们看到了男孩,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石块,眼神也变得躲闪起来。沸反盈天的恶语消失了,只剩下广阔无垠的寂静,蔓延了很远。

女孩仿佛没有看到男孩,也没有听到他说的话,兀自低头立着,如同失去了所有希望的爱斯梅拉达,静静等待着被处以极刑的一刻。

一个女孩的尖叫打破了寂静:“你不要靠近那个怪物!她的眼睛是蓝色的!”

空气仿佛重新缓慢地流动起来,接下去的是孩子们的七嘴八舌:“她的眼睛会发光!”“魔鬼!我们要杀了她!”“她会吃掉我们!”

“不,我不是……我不会……”微弱的辩解瞬间湮没在恶意的浪潮之中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几滴水珠从女孩脸颊上缓缓流下,聚集到下颏,又坠落地面。

“我可以看看你的眼睛吗?”男孩不由分说地撩开女孩的长刘海,接着一怔。他看到了一双钴蓝色的眼睛,没错,就像孩子们说的那样,发着幽暗的光,将她自己的睫毛映成浓郁的深蓝。

周围的声音又渐渐地弱了下去,变成了苍蝇一般的窃窃私语。

“谁说的?”男孩的脸涨得通红,他大声呼喊,“这是天使的眼睛!”

他拼命回想着妈妈给他买的绘本里面写着的内容,“只有天使才会有这么纯洁的眼睛……伤害天使,就是伤害善意,伤害一切一切的美好,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也不再会美好。”写着这些话的那一页上,也有一个蓝眼睛的女孩,虽然那个女孩有灿金色的鬈发和洁白的裙子。

孩子们半信半疑,却为一股无形散发开来的压力所迫,甚至不敢再把目光投向“蓝眼睛的怪物”。

男孩松了一口气,宣告了从今以后女孩在孤儿院中的命运:“她,以后只会是大家的朋友!”

 

身材高挑、容貌艳丽的女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孩子们身边,遥遥朝位于孩子们中间的男孩喊道:“花朝,快点到妈妈的实验室去。如果你愿意,可以带着你身边的小朋友。”

男孩一副小大人模样,朝他的妈妈挥了挥手:“好的,您先过去,我马上就到!”

女孩却在看到女人的刹那后退了两步,脚踩到黑色长袍的边缘,险些摔倒。她慌乱地望着微笑的男孩与他朝她伸出的手。

男孩问:“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?”

她摇头,又很快地点头,最终还是跟上了男孩的脚步。

 

实验室里,女人已经穿上了白大褂,但她仍旧不厌其烦地听着一位年长的嬷嬷与她拉着家常。

在嬷嬷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笑起来时,她恰到好处地插进了一句话:“嬷嬷,那个蓝眼睛的小姑娘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咳,蹊跷得很,是前两天那个姓路的小混蛋从街上捡来的。那小姑娘好像不太会说话,恐怕是脑子有问题吧,而且,我问她几岁了,她居然说——十岁了!您看她,哪像是十岁的样子呢,周围七八岁的孩子都比她壮实呀。唉,这不知道是谁家的野孩子,作孽哟……”

女人配合地摇头叹息。

这时,有敲门声响起,一并传入的是稚嫩的童音:“妈妈,我能进去吗?”

“可以,进来吧。”女人连忙答道。

“哎哟,您看我这记性,又忘了时间,我该去把那群孩子叫回来啦……”嬷嬷拍了拍头,好像这样她就能把孤儿院管理得更好一样,迈着碎步走了出去,与男孩和女孩擦肩而过。

男孩站在女人面前,女孩躲在男孩身后。

“你们两个先去那边的屋子里玩一会儿,等一下妈妈好吗?”女人整了整男孩的衣领,又拍了拍他的脸颊。

“好的。”男孩点点头,对身后的女孩说,“走吧?”

他们没有看到女人的微笑,在他们踏入那间屋子的瞬间,由慈爱崩坏为捕获猎物后的狂热与喜悦。或许女孩感受到了那诡异的阴冷。但她只是轻微地打了个冷战,然后毅然决然地迈出了步伐。

 

门在他们身后闭合。

迎接她的是冰冷的雾气与如涨潮般越来越强烈的眩晕。身旁的男孩——她在这个世界上所信任的全部已经沉沉睡去。她努力抵抗着睡意,拍打他的脸颊,却毫无用处。不知过了多久,那扇紧闭的门终于打开,她却没有获得自由。

夹杂着惊喜和恐惧的尖叫,伴随刺入皮肤的针头一起损毁了她的心灵。冰冷的液体冲击着她温热的血液。

她倒在门口的瞬间,看到实验台上躺着另一个人。

蓝瞳中潋滟的光渐渐散开,她缓缓地闭上眼睛。她隐约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蓝瞳所带给她的,她无法反抗。


评论

关于我

高中二年级
© 任久枫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