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久枫

Joshua&Julian

版权致歉侵删 版权致歉侵删 版权致歉侵删


永远十四岁渣文笔.

蜜汁战争的世界观.


约书亚坐在长桌尽头,明灭的烛火映照着他澄澈的灰色眼瞳。可那只不过是微光罢了,甚至那一点微光,都要被长桌另一端的那位达蒙•朱利安先生——事实上约书亚并不愿如此轻描淡写地称呼他——吞噬殆尽了。

朱利安像是黑洞,源源不断地吞噬着光明和其他的一些东西,比如,他的希望与爱。

约书亚不曾想过那个喜欢站在林荫下遥遥地朝他挥手的、瘦弱却明媚的少年会变成这副鬼样子。即使在双方所统帅的军队交战的那些年里,他也用“朱利安只是太淘气了”之类的蠢话自我催眠着,直到再见到他的这一天。

天啊,无情的岁月与残酷的战争在他身上留下了多么深刻的痕迹!

约书亚仍在心里为昔日的好友开脱。

“亲爱的乔希,你现在白得像一张纸片,一阵微风就能把你撕裂,我甚至想试试我可否用这支蜡烛把你点燃。”朱利安漫不经心地托着下巴,神情颇为愉悦。约书亚直视他的眼睛,企图从其中找到一点旧日的痕迹,哪怕一丁点也好。但那注定是幻想。朱利安眼中弥漫的黑雾所蕴含的恨意远超过他那听似柔和的话语。约书亚觉得那片浓黑快要把他吞没了,他连忙移开视线,装作不知道昔日好友的笑容越发戏谑。

“看看你,一条天真、善良、集世界上所有美好于一身的可怜虫儿,你那惊恐的眼神,甚至不敢过多地分给我一点……亲爱的乔希,虽然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,但总有一天我会再次重夺王权。除非你把我关进地牢,那暗无天日的鬼地方。可是你不会,你永远不会!”见他不语,朱利安双手撑着桌子站起,他摇晃了两下,随即为了掩盖似的,把散落在眼前的鬈发用他那苍白而修长的手指拨开,露出如宝石般却又散发着森森寒光的眼睛。

利剑出鞘声。约西亚身后,他的副将已经警惕地将剑尖对准朱利安。

“阿布纳……”约西亚垂下眼帘,轻声叹息,“请不要这样。”他知道他的副将早就想挑开朱利安的喉咙,让他永远闭嘴了。

他的副将嘟嘟哝哝着、不情愿地收回了剑,却不肯再退后半步。

“是的,我不会。”约西亚复又看向朱利安,后者正事不关己地盯着烛火,“有时候我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你,但这一点你错得彻底,朱利安,你不是我的阶下囚,你是我的朋友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把你救回来!”


评论
热度(3)

关于我

高中二年级
© 任久枫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