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久枫

【原创】此处不适用少年-03

高中校园/比较现实/文科班男子/中!二!病!
差点坑了,好险。如果能完结就有大修,现在放飞。
楚扬:这个笋怎么这么中二病.jpg

///

时间像一道浅浅涂抹在白纸上的铅笔印记,橡皮一擦就无影无踪。万般光风霁月的下场都是浮光掠影,何况楚扬的生活里没有光风霁月,一个星期可以浓缩成三天:上午课外班下午自习的轻松周六、自由安排的周日和五合一的周一到周五,轮回往复。

直至下一次社团活动到来之前他都没有去招惹夏隼,至多是在午饭后回班的路上往体育馆绕一圈而已,甚至连门都没靠近。他遥望体育馆,两次看到夏隼在和易云川讲话,三次碰到吃完饭往教室走的易云川,他们班级练习运动会上的长绳项目,他指挥兼摇绳。

“好歹我初中也是长绳队的,我班体委,”易云川叹气,“什么用都没有,除了负责制造内讧。”

楚扬弯起眉眼,拍拍他的肩:“辛苦你。”他想起上次路过易云川班级门口时里面传出来的尖锐声音。想来易云川和他班祭酒大人林抒修的确都不容易,不是体委还得出力不讨好地干着体委的活。

谁都没提起上个周五的事,毕竟是已经被擦除的铅笔线,不值一提。

 

对于楚扬来说,第二次社团活动时间就在白水一般的平淡中到来,到来得毫无波澜,甚至更加平淡。因为这次,鬼屋一样的社团活动室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夏隼下午请假离校后,还特地让学姐过来通知一声;钱亦行被他的渺儿拖去了英语社秀英语水平,不知道是不是间接秀点别的。楚扬简直要怀疑这俩人知道了他们的社长有大清扫的打算,约好了逃避劳动花式落跑。但他的计划是不会因为少了两个人而受到影响的。

乐观点说,其实他们两个不在能让清扫行动简单不少。

历经半个小时,楚扬用从班级里拿来的清扫工具粗略地把社团活动室收拾干净,又在桌子上摆上了两杯多肉植物,一杯海豚弦月一杯火祭,都是他经过母上指点网购来的;除此之外笔筒、钟表、垃圾桶之类的东西也都被他一一拼凑齐全。

他锁门前照例环视一圈确认窗户和灯关没关好,满心的成就感,但拎着清扫工具下楼时不免心有戚戚焉:这次他真的没饭吃。

所幸钱亦行放在他桌子上的紫菜卷、盒装奶以及写着“感受到爱意了吗!>﹏<”的字条还有一丝丝意料之外的温暖。

对于这样平淡而不乏味的一天,楚扬向来毫无怨言并乐在其中。这种感觉在他晚上九点多到家,拿起手机打开B站时尤为强烈。

——这一天的剩余时间也无非是补番和打游戏中度过,并且在十一点前入眠了。

事与愿违。在他的手指即将触到全屏键时,QQ的对话通知从屏幕上方弹了出来,楚扬点击通知,一个非好友的临时对话框跳出来:

【我是夏隼,把你手机号给我呗,找你有事】

楚扬不明所以,想要猜夏隼有什么事和他说也毫无头绪,只好发出手机号,关掉了B站专心等夏隼的电话。这回如他所愿,没到半分钟,陌生号码的来电提醒就出现在手机屏幕上。

楚扬按下接听键。听到夏隼的第一句话:“我得先跟你道个歉。”

他没想到夏隼会这么客气:“没关系没关系,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反正……”然而被夏隼打断:“不是,我不是说那个。听说钱亦行也跑了,我就不客气了,辛苦社长大人。”他忍笑忍得很戏谑:“我今天中午和你初中同学聊天来着,顺口问了一下你那天和他说的那个,女生编排你们的事。”

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。“隼哥,你这个‘顺口’很可疑啊。”

“你们班女生居然说你‘蕙质兰心’,怎么不是贤良淑德呢笑死我了。”轻笑声随着“笑”字的尾音隐约可闻。随后电话那端传来撒娇似的表示不满的童音,夏隼突然强行切换话题:“哦这个不是正事儿啊我就顺口说一句。”故作正经的语气比刚才的忍笑更加做作。

果真,下一句话就原形毕露:“你听着了吧我旁边儿有个小兔崽子。儿子没娘说来话长,咳,你还敢瞪我小心我把你扔门外去……这倒霉孩子想去浮香湾那边玩儿,我妈就支使我十一假期的时候带他去,那边有烟火大会,求偶遇。”

楚扬惊讶,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。

夏隼拖长声音:“你去不去给个准话啊。”

“差不多吧,我得和家长说一声,等会告诉你。”

“那我先挂了。”听夏隼的声音是志在必得。

“等等,隼哥,你今天活泼得过分啊。”

“不过分,哥比你们少上了一个下午学呢。”

“真的很过分了啊喂!”

 

运动会开在九月末,连着十一长假。眼前的比赛和即将到来的假期使操场上的气氛活跃得过分。时间也随之欢跃了一般,很快来到傍晚。

全校都回教室去听老师发表假前谈话,无非是注意安全,注意假期后的月考。楚扬猜想,具体内容他没听到,因为他在操场上带着几个人打扫运动会后的废墟。

算不上赤地千里,如果是倒好了,收拾起来省力。楚扬站在看台的最高一层,树在他身后,树叶在他头上,秋风拜访,稀稀疏疏的树叶在高处偷笑。午后还徘徊着的,比起夏风也不逊色的热风走远了,不见了。

楚扬放下一手一个的巨大垃圾袋,拾起下排同学打闹时扔上来的抹布,叠成卷扔下去:“再磨蹭会儿就放学了,大家加油。”

果真磨蹭到放学。

班主任离开教室后他们回去把清扫工具堆进教室外的小房,人去楼空。楚扬最后一个离开教室,握着门把手往里望了望。夕照浮在脏兮兮的灰蓝色桌面上。

他下楼。

从学校回家的路上,他在想和夏隼有关的事情。比如明天去浮香湾,他要带多少钱。

浮香湾是市里最近几年重点规划建设的CBD区,临着浅浅的海湾。现在,高耸的办公楼群上连着脚手架,大型企业尚未入住,海边的公园倒是先一步修建好了,连着什么会议中心,一派繁华盛景。自然,临近的地方,大型商业中心也开始营业了。

楚扬去过那里一次,在他初二那年的夏天。现在恐怕要比那时候繁华得多,但物价总不至于有太大差别。

回家坐在书桌前,他把钱包拿出来翻了翻又塞回书包里,然后打开电脑:放假了,该玩的游戏还是要玩,该补的番还是要补,说什么都不能浪费时间。

隔天楚扬也一如既往地早起,陪母上大人去早市挑菜。

“你今天晚上和同学出去玩?”

“嗯,下午就走。”

“几点回来给我发个短信。钱够不够?”

楚扬想了想昨天自己纠结了一路的问题:“嗯,应该够了。”

问题的关键在于夏隼给他的见面地点,在离浮香湾不远的山脚下——其实是一个高档住宅区的大门口。据此,楚扬推断,夏隼和他的消费水平可能完全不在一个级别。

他无意识地皱眉。

母上挑了一把芹菜,付钱时又抽出一百块钱给他:“先拿着。”

楚扬微笑,执拗地挡住她的手,把那张红色的纸推回去:“真的不用,钱够。”

无论说钱重要不重要,它都能决定很多事情。但它到底能决定什么,楚扬想看看。

他对夏隼的判断是否准确,他想看看。

他站在黑铁雕花的大门前,望着笔直的公路、两边卫兵似的的槐树和远处波光粼粼的海,海蓝得像荒野上的天空。

他身后突然“滴”的一声嗡鸣。

夏隼用磁卡打开容行人通过的小门,朝他招手:“过来等一下呗。”

他戴了副黑框眼镜,装成斯文败类,看着还是很顺眼。楚扬和他沿着两旁排着洋房的大路,一直走到通往他家门口的路口,停住脚步。

“你不进来?”夏隼郁闷地抓了抓头发,思索两秒,“行,别进来了。进来还得多待一会儿,我家老太太一讲能讲上半个小时。”

他上前几步,按门铃:“老婶,夏京现在能出来吗?”

“快了,”那边的声音很活泼,让人联想到成群结队的女学生,“再过十几分钟吧。你上来等?”

“不用了,我同学在下面,我和他一起等。”

“哎呀,同学都不带上来给我们看看。”语调百转千回,扭成几条缠绕的吐着信子的小蛇。

夏隼放在门上的手青筋暴起,攥了起来,差一点挥上墙面,语气仍吊儿郎当不以为然:“我们就不上去添乱了,等会儿您让夏京快点收拾啊。”

夏隼走出来蹲在路边,摸了摸手腕。楚扬就站在他旁边,莫名其妙,也跟着蹲了下去,避重就轻:“夏京是你堂弟?”

“那小兔崽子,嗯,是啊。”

“你家怎么……像《小团圆》似的。”这话说得突兀,夏隼倒不在意:“张爱玲的书?我没看过。”

“但是应当不至于。”他想楚扬所想却很明白,他笑起来,平淡地,仅仅是笑,“我爸妈常年不在家,平时我家里就我一个人。我老婶也就是爱损我而已。”

楚扬有点懵。

大概楚扬“这一大家子哪儿来的”的疑惑表情过于明显,夏隼懒洋洋地解释:“嘛。我奶过来看我弟,他爸妈带他从日本回来,要办点事,这段时间住我家。”

又补充道:“上周末我翘了自习,社团活动也没去,就是因为我去机场接这一家三口,然后再去接我奶了。”

“你家长给你请假?”

“对呀。”夏隼摊摊手,“他们忙。”

楚扬扶额:“就服你……家长。”

他家的门突然又开了,小男孩径直朝他们冲过来,然后一把抓住夏隼的头发,又跳又笑:“夏隼夏隼夏隼!我终于解放啦!哈哈哈哈、哈、哈!”

夏隼的眼镜被他碰得歪斜。他眯眼,扒拉开小男孩的手站起来,理了理头发:“小心我把你给送回去。”

小男孩吐吐舌头,注意力转向楚扬,略显失望:“咦?不是漂亮姐姐吗?”

“我都带你去找你小女神玩了你还想着漂亮姐姐?真够行的你。”夏隼拍拍他的头,又朝楚扬求原谅似的眨了眨眼,“走,咱们去公交车站坐车。”他像拉住一头疯牛一样,拽住小男孩的胳膊往前走去。

“这小兔崽子今年上小学二年级,听说他幼儿园的时候的小女神今晚要在这儿表演,就要去看。晚上回家的时候咱俩也不用管他,让他和小女神走就行。”路上,夏隼怪笑着向楚扬解释道。

他们三个人坐在最后一排,夏隼在中间,夏京靠在窗边。

对于这番不怀好意的解释,夏京给了他一个蔑视的眼神,低头接着玩手机。

夏隼不放过这个机会,继续逗他:“你要不要请你小女神吃烧烤?”

夏京眼皮动都没动,仍旧盯着手机,咽了咽口水。

夏隼进一步逼问:“小女神大概不喜欢吃烧烤吧?烧烤烟熏火燎的,挤在人堆里,会把公主裙上烧出洞。反正我和这个大哥哥要去吃烧烤啦。”

楚扬心想恐怕夏隼写作文的时候都没这么绘声绘色过。

“夏隼你烦死人啦!”果然,夏京小朋友没按捺住,丢下手机瞪着夏隼,压低了声音怒吼。

夏隼没有变本加厉,笑着从他膝盖上拿回自己的手机:“你认真想想哦。”

小男孩托着一鼓一鼓的包子脸,陷入了沉思。

夏隼在手机上敲字给楚扬看:好玩吧?

楚扬:……您真是恶趣味。

下车之后夏京终于犹犹豫豫地拽住了夏隼:“我和你们去吃烧烤!”

夏隼掐了把他的包子脸:“你妈是不是平时都不带你吃烧烤?”

“对!”夏京愤怒地挥舞双手,大声控诉,“每次我一说想吃她就给我读她的书!什么生物!化学!读完我就什么都不想吃了!”

“可以更惨一点吗。”夏隼拉着他的手,又揉起他的头发,“你和我差不多惨。以前我只能一个人吃,现在你连吃都吃不了。”

“我更惨!”夏京蹦跳着摇晃夏隼的手。

因为这兄弟俩的对话楚扬笑到脸疼,甚至没太在意夏隼说的“以前”。但他的目光刚刚触到夏隼就发觉不对。夏隼的表情又阴了下来,带着明显的不耐烦,黑云压城的架势。

夏京正按在夏隼的伤疤上。

楚扬倒吸了一口冷气,行动几乎没经过大脑,把夏京拽了过去,表情一派轻松自然看热闹不嫌事大:“你哥那么讨厌,我们送他回家再去找你小女神玩好了。”

刚才一切还完全不关他的事,现在出现一切问题,无论是夏京还是夏隼,都是他的问题了。

寂静翻涌着从深处扑向他,要把他带回他原来的地方去。不过几秒钟时间,他被寂静裹挟着,离夏隼越来越远。

夏隼把手抄在裤兜里,遮住了伤疤。他似乎有些犹疑,瞥一眼楚扬,又看向夏京:“嘿小兔崽子倒戈真快啊。”

“没有。”楚扬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夏隼,微笑,“咱们是一伙的。”

声音反扑过来,风声走路声笑声说话声鸣笛声,繁华的商业街上应有的声音一种也不落,重新包围住他,拖住他把他留在夏隼面前。

小男孩儿仍旧愣在那儿,楚扬放开他的手,顺便摸了把他毛茸茸的头发,把他推给夏隼:“所以说你还得和你哥走。”

“行吧。”夏隼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,“楚扬,我算是服了你。”

不。楚扬在心里疯狂吐槽。我根本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,忍住了不问你,帮你救场,还不想离你远点,我服了你才对。

然后他高贵冷艳地:“呵呵。”

 

最后三个人打闹着跑到小女神表演的地方。只有一张票,夏京飞快地跑进用折叠栏杆围成的场地里去。夏隼在他身后翻白眼:“连依依惜别都装不出来,下次不带你出来玩。”说罢转身就想走。

“哎你去哪儿?”楚扬以为他们得在外面等到表演散场。

“去玩啊,”夏隼也很疑惑,“不然在这儿等到散场?”

去玩当然比杵这儿好。楚扬跟上他:“不怕你弟被人拐走?”

“他不拐几个小姑娘回来我就谢谢他。”夏隼不以为意,“放心,这儿都是小孩子,肯定有人在这儿看着。等到快散场了他借个电话告诉我,咱们再回来。”

“真豪放,完美计划。”楚扬如此评价道。

“我家的一贯作风。我没上小学的时候就被我妈连着几本新书扔在快餐店里一待一天,服务员都报过警,以为我是被丢在那儿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广场很大,那个不知是什么表演用的场地只圈起了它的一角。喧闹声传得也不太远。楚扬和夏隼朝着反向走了一半,四周就安静下来。他们一直走到广场的另一角去。很荒芜的一角,陆上空旷,海上也没有游船。潮湿微苦的海风是大海轻缓的鼻息,顺着浪花冲向死亡的方向登上陆地。

楚扬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觉得没必要说什么。

夕照还在海面上舞蹈,时间还早。

夏隼坐下来,压着被风吹得支楞八翘的头发,看了看手表:“一会儿骑自行车去?”

“好啊。”夕阳即将沉到山后,金色越来越稀薄,好像融化在了海水里。楚扬望着金色的海面,舍不得移开眼睛。“你以前来过这儿吗?”

“嗯,来过啊。这一片刚建好的时候就来过。”

海风拂回来,轻轻地抹走尾音。沉默降临。楚扬扶着栏杆注视海面。

点点金色波光被远山缓缓地吞噬。

“呀,六点了。”夏隼突然从他身后跳起来,急切地喊他,“楚扬,看路灯——”

楚扬不明所以地转头。

他站在广场这边的第一盏灯旁。从他身旁开始,路灯接力一般闪烁着亮起,一直蜿蜒到很远很远的盘山公路上。深蓝色辽远的夜幕,苍青色模糊的远山,全都清晰起来。

“看到了吗,这是我的魔法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2)

关于我

高中二年级
© 任久枫 | Powered by LOFTER